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巨禄

难忘北大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  

2016-02-26 16:20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

素材网络
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 
李叔同

修己,以清心为要。涉世,以慎言为先。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 

2015年10月13日,是弘一法师逝世73周年的日子。张爱玲曾这样评价法师:“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,我从来不是的,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,我是如此地谦卑。”在这样一个夜晚,不妨再回过头,看看这样一位传奇,给我们留下了些什么精神财富。

弘一法师,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、美术教育家、书法家、戏剧活动家,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。祖籍山西洪洞,民初迁到天津,因其生母本为浙江平湖农家女,故后来李叔同奉母南迁上海,每每自言浙江平湖人,以纪念其先母。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,担任过教师、编辑之职,后剃度为僧,法名演音,号弘一,晚号晚晴老人,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。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 

十三个"第一人" 主持创办中国第一个话剧社团“春柳社”;主编中国第一本音乐刊物即《音乐小杂志》;组织中国第一部话剧《茶花女》;第一位将西方通俗音乐介绍到国内;采用图文广告艺术第一人;第一位编著《西方美术史》教材;美术史上第一位采用男模裸体写生课教学的美术教育家;最早介绍《石膏模型用法》用于西画教学;最早创作、倡导中国现代木版画艺术的教育家;最早撰《西洋乐器种类概说》;第一位自撰自书佛教对联集——《华严集联三百》弘法利生;第一位重兴泯灭了八百余年最难修的唐朝南山四分律宗;第一位对传统书法审美观进行革新的艺术大师,他的书法称古今绝无的“弘一体”。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
 

先生李叔同出身于富裕之家,他的父亲是天津有名的银行家。他是第五位姨太太所生。他父亲生他时,年已七十二岁。他坠地后就遭父丧,又逢家庭之变,青年时就陪着他的生母南迁上海。在上海南洋公学读书奉母时,他是一个翩翩公子。当时上海文坛有著名的沪学会,李先生应沪学会征文,名字屡列第一。

从此他就为沪上名人所器重,而交游日广,终以才子驰名于当时的上海。后来他母亲死了,他赴日本留学的时候,作一首《金缕曲》,词曰:

披发佯狂走。莽中原,

暮鸦啼彻,几株衰柳。

破碎河山谁收拾?

零落西风依旧。便惹得离人消瘦。

行矣临流重太息,说相思,刻骨双红豆。


愁黯黯,浓于酒。

漾情不断淞波溜。

恨年年絮飘萍泊,遮难回首。

二十文章惊海内,毕竟空谈何有!

听匣底苍龙狂吼。

长夜凄风眠不得,度群生哪惜心肝剖。

是祖国,忍孤负?

读这首词,可想见他当时豪气满胸,爱国热情炽盛。他出家时把过去的照片统统送,曾在照片中看见过当时在上海的他:丝绒碗帽,正中缀一方白玉,曲襟背心,花缎袍子,后面挂着胖辫子,底下缎带扎脚管,双梁厚底鞋子,头抬得很高,英俊之气,流露于眉目间。真是当时上海一等的翩翩公子。这是最初表示他的特性:凡事认真。他立意要做翩翩公子,就彻底地做一个翩翩公子。

后来他到日本,看见明治维新的文化,就渴慕西洋文明。他立刻放弃了翩翩公子的态度,改做一个留学生。他入东京美术学校,同时又入音乐学校。这些学校都是模仿西洋的,所教的都是西洋画和西洋音乐。

由于他的博学和人格魅力,李叔同令师生们敬仰有加。“一师”时期,也是李叔同生命的辉煌时期,在各个艺术领域,诗、音乐、美术、金石书法方面,均达到了那个时候的最高境界,为后人提供了咀嚼不尽的精神食粮。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
 

然而,这位渐臻于完美之境的大艺术家,却在“五四”运动的前夕、1918年8月19日,在杭州定慧寺出家,正式皈依佛门。

西湖边杨柳依依、水波滟滟,没有比西湖更合适送别的场景了。1918年的春天,一个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,寻遍了杭州的庙宇,最终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庙里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。

38岁的他原来是西湖对岸,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教员,不久前辞去教职离开学校,在这里落发为僧。十年前他在日本留学时与妻子结识,此后经历了多次的聚散离合,但这一次已经是最后的送别,丈夫决定离开这繁华世界,皈依佛门。

几个人一同在岳庙前临湖素食店,吃了一顿相对无言的素饭,丈夫把手表交给妻子作为离别纪念,安慰她说,你有技术,回日本去不会失业。岸边的人望着渐渐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,船上的人连头也没有再回过一次。

《送别》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
 

10月13日(阴历9月4日)晚,弘一法师安详圆寂于陋室板床之上,他的眼角沁出晶莹的泪花。

一代大师就这样逝去了,连同他渊博的知识,惊人的才华,不凡的经历……像流星划过太空,又如飞蛾扑向星辰。“今宵别梦寒”,而弘一法师的一生尘缘,恰似疏林晚钟,在精神的时空中回荡、延伸,帮助我们脱离一切虚妄与苟且,而拯救灵魂于不自觉的“陆沉”,去承担起人生旅途的重任!

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
 李叔同: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 - 万代兰晓 - 万代兰晓

 

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